写威士忌的人

高三狗
阿西吧 取名字好难啊
上线随缘 为爱发电

【娜俊】威士忌(3)

年更up

巨大ooc

意外纯情花花公子娜X清冷迟钝颜狗俊

肯定会更完的 即使是年更

“早。”

“早。”

黄仁俊和李东赫面面相觑。仁俊正一只手撑着桌面,另一只握着巧克力牛奶时不时地往嘴里送。

李东赫看着他傻到不行的logoT恤和有点滑稽的格子睡裤,闭上了蠢蠢欲动的嘴巴,一面暗下决心,等黄仁俊嗜酒成性落魄街头还手无缚鸡之力,一定要把他领回家绑椅子上天天吐槽他的衣品。他把手里的资料堆在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到了仁俊旁边,还是忍不住弱鸡地问了一句

“你确定要穿着这身满学校跑?”

仁俊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某人拉我去听什么辩论赛,我能宿醉到30分钟前穿着睡裤来上课?”

李东赫突然不怕死了,捏了捏仁俊的脸蛋,“要不是某个颜狗见美人走不动道,我们能去聚餐?”

仁俊汗颜,还真是罗渽民那个妖物。坐在观众席远远都能看到他的好看的脸。仁俊扯了扯嘴角: “噗,这叫颜狗的胜利。”

对,好看的颜狗是不会输的,就是背一大老爷们回家让本就脆弱不堪的二十一世纪青年的膝盖又碎了一遍。

……

罗渽民到了下午才堪堪睁开了眼睛,抓着好像要爆炸的脑袋颤巍巍地坐了起来。小狐狸是到底哪路酒仙啊,跟个机关炮一样,洋酒敦敦敦往下咽,脸都不带红一下。

应该没说胡话吧。

渽民小少爷伸了个懒腰,身体软乎乎蓬松干燥,一看就是过了一遍水。他开始悠哉悠哉逛小狐狸的闺房。别说,一理工男的公寓真的是异常温馨,温馨到有点像女孩子的房间。满屋子的小盆栽和河马玩偶,还有和李楷灿的合影,茶几上还有盒……

噫,吃剩的草莓。

他最讨厌草莓了,不喜欢它满身的趣多多,咬下去还有一种诡异的截断感,在口中爆开的粉红色汁水血腥到诡异,尽管它清爽可口,却成了一种芥蒂。每一个特征都被放大,直至对这一事物产生完完全全的抵触。

人的意识是多么可怕。

突然没了兴致的渽民穿起叠在茶几上的衣服准备出门,渽民并没有留恋,他不要求自己爱屋及乌。

渽民掏了掏衣兜,把车钥匙丢在了茶几上,把吃剩的草莓丢进了垃圾桶,离去的步伐轻快欢乐,不由自主地哼起了小曲儿。

好久没有坐大众交通的渽民站在地铁里时突然有种活着的感觉,跟喝威士忌的时候一样,很诡异。地铁咚咚咚行驶在地上,能看到外面低矮的楼房和郁郁葱葱的树木,天很蓝很蓝,天际线也跟市中心不一样,好像是蓝的延续,是坐在跑车里看不到的风景,他靠在扶手处失神地望向窗外,迷迷糊糊决定了一件事情。

好像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都是诡异的连续,渽民宿醉了,渽民坐了地铁,渽民还交了女朋友。

在他进入校门的那一刹。

她是个非常会掐时间的姑娘,刚好掐在了他不想见女人的那个时间段,渽民想搪塞所有女人的时间段。她伸出粉红色信封的时候他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让人觉得晕车的味道,那个香水是叫黑鸦片吧。渽民仿佛能想象得到小姑娘在往信封上忐忐忑忑喷上去的一股心思,希望能被当成“女人”的粉嫩愿望。可这成熟的女香很明显跟刚成年的小姑娘不搭,就跟小女孩穿着妈妈的红色高跟鞋一样。她等着渽民的回答,看她逐渐泛红的脸颊,渽民本能般地握住了她的手,而这次不是陈辞滥调,他一改往日“铁壁”口吻,说出了那句:“要跟我交往吗?”

恋爱中的少女的世界是开着滤镜的,她看得到他盛开的微笑,感觉不到他眼中的乏力和逐渐冰冷的手掌。

渽民得逞了,没有女人找他,可也没有小狐狸找他。

坐了一周的地铁他再也不想感受到什么活着的感觉了,他宁愿灌自己一瓶詹姆斯威士忌缠着仁俊再被小狐狸臭骂一顿,也不要天天坐地铁跟这心思不纯的小姑娘待在一起。

渽民坐在学校食堂,百无聊赖地刷的手机,女孩坐在对面咄咄逼人地半威胁他把手机里其他女人的联系方式删了,渽民用铁筷子扎进了糖醋肉的内里,提醒自己不可以发火。

他早就把其他女人联系方式删了,连她的一起。渽民看着她气到泛红的脸颊,那吃剩的草莓老是跟她的脸重合到一起。

滑稽。

仁俊就是这个时候到的,住着拐杖,拿着渽民的车钥匙。

看渽民跟女人在一起,不知怎么,气不打一出来。老子都瘸了还来给你送钥匙,你这厮还是跟女人在一起,上次的酒吧那句话就全当狗屁吧,你也就拿小爷我当狗屁了。

仁俊愤怒的步伐总是跟想象中的走路带风不太一样,他一拐一拐的,还不太熟悉拿木棍支撑身体,走两步拄错了还得倒吸一口凉气重新来。

鸡窝头一样的脑袋可爱得渽民心脏漏了一拍。

他终于等到了。

渽民收起了手机,他的声音对她来说是从未有过的真挚“分手吧,楠楠,我不见女人了,也不想见你了。”

他离开的时候她没能叫住他,是因为只恋了一周的尴尬呢,还是因为她从未见过的迷恋的他真正算得上欢快的背影呢。在她看到渽民看向他的眼神时,她什么都明白了。

罗渽民可能从来都不是个博爱的人。


(罗渽民你个渣男!)

………………tbc

【娜俊】威士忌(2)

严重ooc


不要上升哦(´-ω-`) 


意外纯情花花公子娜✖清冷迟钝浪子回头颜狗俊


#1


  可能是因为因为经常出入酒吧,罗渽民很会喝酒。毕竟泡妹子最直接的方法也就是喝酒了。烧酒估计能喝个四、五瓶,啤酒就不好说了,只要能上厕所,他能喝到李杰诺吐。


  可如果罗渽民的酒量有那么多的话,黄仁俊觉得自己能喝吐三个李杰诺。


  凌晨一点了,酒吧除了酒保和他们两人外只剩一桌烂醉如泥的酒客。年轻的酒保像个游戏里的npc,不搭话的话永远不会理你,只会默默擦着酒杯。


  渽民脸颊红红的,顶着一头粉毛快把脸都揉进仁俊的太平洋宽肩了。这个撒娇的样子着实像个粉嘟嘟且巨大的蜜桃,清爽不油腻。


  “学姐喜欢我……”


  “学妹也喜欢我……卖茶叶蛋的的大姐也喜欢我,打饭的阿姨也喜欢我,隔壁系的学长也喜欢我!”


  “连隔壁家的狗都喜欢我……”


  罗渽民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阵子,整个身子大半都靠在仁俊的太平洋宽肩上,差不多都环住了他。仁俊无奈,从小到大连爸妈都没敢跟他发过酒疯,可没想到被一个高中时期没什么交集的同窗拿走一血,而且从耳畔飘来的酒气都快把他弄醉了。


  说来,黄仁俊和罗渽民向来都不是一道上的人。


  一个手上常伴桌腿,另一个手上常伴小姐姐的香香手;一个是医生家庭,一个父母是开公司的。不过有一点很像,两人都学了医。


  高中时期因为圈子大不同,可以说没什么交集。不过万事都有例外,仁俊觉得他俩都是颜狗,唯几次的回忆都是互相招惹所致。


  仁俊歪头看了看渽民的脸,要不是这脸,谁会鬼迷心窍地跟过来?


  鬼使神差,渽民也歪头看了看仁俊,接着说了下去∶“谁都喜欢我……”渽民眼睛里都要流出蜜了,还直接侧身抱住了他,并趁机咬了口仁俊的肩头,仁俊蹙紧眉头,本能地推开了他。


  “差不多了成吗?”


  被推开的渽民索性把半张脸贴在吧台上,忽闪忽闪的眼睛转向了灰暗,“只有仁俊,只有你。”撒娇的语气逐渐转向了低沉,“不喜欢我。”


  仁俊送到嘴边的酒杯顿了顿。


#2


  早秋,夏季的热气还没有散开,午后闷热的天气磨灭着少年人最后的耐心。体育课还没结束仁俊就烦躁的回了班,擦了擦脑门的汗水,随手拿了瓶水就咕咚咕咚往下咽。却意外瞥到了角落里靠着墙睡得正香的罗渽民。


  黄仁俊有个发小,叫李东赫,从小时候就开始说仁俊是个俗人。说他见山是山,见海便是海,见小姐姐更是如此,说他这么没情调,一辈子都没办法谈恋爱了。仁俊没有否定,只是每提一次,东赫的脖子就能疼一周。


  可今天这么看,仁俊觉得自己果然是个俗气至顶的人。俗到,看到好看的崽崽路都走不动。


  栗色的头发被光反射出一线金光,可能是睡得不怎么好,渽民歪了歪头,抿了抿嘴唇,薄薄的嘴唇跟樱桃一样娇艳欲滴。


  仁俊挑了挑眉,不说别的,要不是是罗家的人可能他真的能带他玩玩。不过还是算了,堂堂黄仁俊是不会跟小少爷们混一起的。正想走开,仁俊狡黠地笑了一下,扭过头静悄悄地啄了一下渽民的唇就跑了。不管是不是女的,好汉永远不会错过美人。


  可渽民只觉得瞬间刺眼的阳光暗淡了下去,某个软乎乎的东西碰上了唇。渽民半挣了睁眼,发现一个穿水手服的少年偷亲完自己,头也不回的走了。


  ?


  白嫖?


  可他迷迷糊糊地也分不清是不是真实,转头就睡死了。


  梦里。是戈壁下的沙滩,海是浅蓝色的,罗渽民格格不入地穿着西装校服坐在椅子上,海风吹得他脑袋疼。


  不知怎么,那个少年再次出现了,穿着水手服走向了他。他坐在渽民腿上环上了他的的脖子。浅栗色的头发被风吹得一缕一缕翘了起来,他笑得淡淡的,阳光洒在脸上美好的不像话。


  渽民摸向了少年的后脑勺,帮他顺了顺头发∶“你是谁?”


  少年开口道∶“黄仁俊。”


  罗渽民觉得名字很耳熟,却没有问下去,继续捋着他的头发,问道“为什么坐在我腿上?”


  “因为你长得很漂亮。” 少年笑得更甜了,眼睛都弯在了一起。


  少年缩短了两人的距离,鼻子碰到了。他闭上了眼睛,渽民吻上了他。他们吻得如痴如醉,却不像成年人欲望尽显,他们像清晨,稚嫩又美好。


  周围的场景换了又换,午后的篮球场、昏暗的街头、最后定格在色调偏蓝的宿舍房间。他们吻了好久好久,时间刚好可以让一个少年动心那么久。渽民摸了摸仁俊的后颈肉停下了吻,少年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渽民恍惚间问道∶“你喜欢我吗?”


  少年又好看的笑了笑,没有正面回复他∶“专心点,娜娜。”说完便又吻了下去。


  渽民正主动踏向了禁忌之地,明明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可这一刻他只想拥有他。他懵懂稚嫩的性感撩拨着他的神经,渽民的手伸向了他的腰,抚摸着他细腻的肌肤。他把少年抱了起来压在了床上,开始吻他的颈,闻着他的味道细密地留下了一个个的吻痕。


  “罗渽民。”


渽民抬头看了看仁俊,他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渽民,上课了。”声音和脸渐渐和邻桌的胖子融合在一起……


罗渽民猛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全班除了自己都站了起来,三十多个脸蛋直愣愣地看着自己。


社会课老师挑了挑眉,“罗渽民,起立了。”


渽民感受着正胀痛的某个部位,满脸的无奈。


我哪儿敢啊。


——————————————————————————


渽民握住了仁俊的手,从仁俊的指间挤进了自己的手指,渽民把手举到了面前,在昏睡过去前,满眼疼惜地看着仁俊亲了亲他手上的胎记。


——————————————————————

本来这是篇为了开车的文。(防止客观原因造成流产)

设定急转弯,观众姥爷们轻点打(x_x;)

如果可以的话过段时间想继续原本的设定再开一次(♡˙︶˙♡)


   


威士忌(1)

试水

忍不住开新坑_(-ω-`_)⌒)_

​  罗渽民的最爱是威士忌。他觉得威士忌无论兑什么都好喝,柠檬片、水、冰也可以是汽水。可渽民还是觉得干喝带劲,咽下肚子的瞬间来自嗓子的灼烧感称得上是无与伦比。

  在他面对一桌的烧酒和喝趴的同学时,竟只能想到这么多。

  今天Y大和S大的辩论社有了场辩论赛,结束了出来聚了个餐,氛围还是很让渽民满意的。除了有个S大的学姐坐在旁边借着酒劲一直对着渽民挤眉弄眼,又是掐又是摸,可一看她突出来的两颗虎牙渽民就没了性致,这个年龄段,肯定会咯到。

  渽民甩掉了黏在胳膊上的学姐,接着转了转酒杯,眼神又飘向了长桌的斜对面,今天的第二个变数。

  黄仁俊。

  算得上是高中同窗,也算得上是渽民唯一一个上心的男孩子。

  是个甜心吗?不,是校霸。还是全校闻风丧胆的那种。可长了那张好看的脸在渽民眼里只能算是个小野猫,高中三年都在他心里挠痒痒。可就沮丧在他吃不到,而且不出意外一个月至少能梦到一次,在梦里被自己抓着手腕眼圈红红的叫着他的名字,可每次回到现实时升起的挫败感践踏着渽民的自尊。为此他还真就去过同志吧检查取向,不过真当一个陌生男人哼哼唧唧的圈着自己的脖子索吻,渽民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当即甩下人就跑了。

  在渽民盯着仁俊的脸胡思乱想的时候,仁俊停下了手中的酒杯,从兜里掏出来一包烟走出了饭店。渽民也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仁俊走到了饭店旁边的小巷子点燃了一根烟,靠在墙上无语地望着天吞云吐雾。

 首尔的夏夜灯火通明,可并不意味着小巷子也一样。渽民看着一个模糊的轮廓被烟雾环绕着。因为没什么光,只能看到他的半张脸,不过还是挡不住的漂亮。如果说高中时是稚气未脱的小狐狸,现在的仁俊就是只刚成年的狐狸,稚嫩又性感。

 渽民几乎是靠着本能走到了仁俊面前。窄小的巷子让两人的距离感归0。

 “借根烟?”低沉的声音混着外面嘈杂的汽车鸣笛声传到了仁俊的耳朵。他瞥了一眼渽民,打开烟盒递了过去,示意自己拿。

 渽民拿了一根叼在嘴里,没等仁俊拿火机,渽民俯下身把自己的烟碰上了仁俊嘴里的烟,等待它点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动作和眼神都暧昧的很,可毕竟是星月交辉的夏夜,好像发生什么都变得合理了。渽民看得见仁俊半睁的眼睛里装着自己,虽然毫无表情。仁俊无论看到什么都是这个表情,渽民心里生出了股邪火,真想看他哭花脸的样子啊。

  点上火了,渽民移开了脸紧接着吸了一口,一股浓郁的薄荷香从嗓子深到了肚子。

  万宝路双爆珠。

  渽民用手指夹走了烟,继续盯着仁俊,眼睛里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渽民用他魅惑人的嗓音说道∶“这里好没趣啊,陪我去喝酒好不好?”渽民咬爆了爆珠。

  仁俊饶有兴致地眯了眯眼睛,清晰地感知到他在勾引自己。

【灿俊】花吐症(11)

​  b站专栏被退回了( •̥́ ˍ •̀ू )

  想哭(没错这是最终章)





  从前楷灿还看书的时候,有看到过那么一句话;过去,当我的自我存在时,我感觉不到上帝。如今我感觉到上帝的存在,自我就消失了。当时他还吐槽过这是什么狗屁形而上学,然而到了今天他才明白,那个“上帝”可以是任何一个东西,它甚至可以是心上人脸上的一抹红。


  楷灿失去了自我。但他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从前的他只能归于“凡俗”,在这抹红出现时,他成为了树,可以容纳仁俊的树。


  尽管那红就像初春开的桃花一样淡淡的覆在他的脸上,浅到楷灿怕抹抹眼睛就看不到了。


  楷灿颤抖着说了下去∶“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眼眶湿润了。楷灿觉得自从喜欢上仁俊,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哭包,以前受委屈都能在嘴里嚼烂了咽下肚子,可现在看见仁俊的脸,伤心都从嗓子眼里奔到了泪腺,为了不让他倾泻而出,他握着拳头的手指甲扎进了肉。


  “我可真拿你没办法。”仁俊的一只手轻轻摸上了楷灿的眼角,帮他抹了抹溢出来的泪水,可不想那晶莹剔透的东西顺着脸颊直直地流了出来,隔着衣物烫到了他的心。


  这瞬间的悸动只有仁俊知道。


  楷灿咳嗽了起来,一两朵桃花从嘴角掉到了被子上,仁俊的眼睛瞪的溜圆一时哑口无言。楷灿不想隐瞒了,干脆破罐破摔,轻轻抓住了停在半空的仁俊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低声道∶“我病了,救救我。”他的眼睛里打转的不仅是眼泪,还有哀求,甚至还有一丝的欲。他第一次把自己内心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仁俊。


  仁俊的手颤动着,颤动着的还有他的灵魂。他把楷灿的脸颊拖了起来,干脆闭上眼低下了脸轻轻咬住了楷灿的下嘴唇,浅浅地啃咬了起来。可楷灿的眼泪并没有停下,他闭上了眼睛,眼泪浸湿了睫毛,顺着脸颊,顺着鼻梁流进了嘴里。


  楷灿一只手伸向了仁俊的后脑勺,揉捏着他的后颈,嘴吮起了贴上来的薄唇,接着撬开了仁俊的牙关,逐步加深着这个吻。两人横冲直撞地光靠着感觉吸吮着彼此,嘴里都是彼此的味道,还混着泪水的咸味和淡淡的花香。


  窗外的月光和门外嘈杂的人声都刺激着神经,所有东西都朝着自己的方向流动着,可又仿佛只有这个空间定格了。


   纠缠着的两人的口齿间时不时地传递着磨人的低哼,还有不知谁说的一句∶“我爱你。” 


  失去自我的不止李楷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