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威士忌的人

高三狗
阿西吧 取名字好难啊
上线随缘 为爱发电

【灿俊】花吐症(11)

​  b站专栏被退回了( •̥́ ˍ •̀ू )

  想哭(没错这是最终章)





  从前楷灿还看书的时候,有看到过那么一句话;过去,当我的自我存在时,我感觉不到上帝。如今我感觉到上帝的存在,自我就消失了。当时他还吐槽过这是什么狗屁形而上学,然而到了今天他才明白,那个“上帝”可以是任何一个东西,它甚至可以是心上人脸上的一抹红。


  楷灿失去了自我。但他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从前的他只能归于“凡俗”,在这抹红出现时,他成为了树,可以容纳仁俊的树。


  尽管那红就像初春开的桃花一样淡淡的覆在他的脸上,浅到楷灿怕抹抹眼睛就看不到了。


  楷灿颤抖着说了下去∶“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眼眶湿润了。楷灿觉得自从喜欢上仁俊,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哭包,以前受委屈都能在嘴里嚼烂了咽下肚子,可现在看见仁俊的脸,伤心都从嗓子眼里奔到了泪腺,为了不让他倾泻而出,他握着拳头的手指甲扎进了肉。


  “我可真拿你没办法。”仁俊的一只手轻轻摸上了楷灿的眼角,帮他抹了抹溢出来的泪水,可不想那晶莹剔透的东西顺着脸颊直直地流了出来,隔着衣物烫到了他的心。


  这瞬间的悸动只有仁俊知道。


  楷灿咳嗽了起来,一两朵桃花从嘴角掉到了被子上,仁俊的眼睛瞪的溜圆一时哑口无言。楷灿不想隐瞒了,干脆破罐破摔,轻轻抓住了停在半空的仁俊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低声道∶“我病了,救救我。”他的眼睛里打转的不仅是眼泪,还有哀求,甚至还有一丝的欲。他第一次把自己内心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仁俊。


  仁俊的手颤动着,颤动着的还有他的灵魂。他把楷灿的脸颊拖了起来,干脆闭上眼低下了脸轻轻咬住了楷灿的下嘴唇,浅浅地啃咬了起来。可楷灿的眼泪并没有停下,他闭上了眼睛,眼泪浸湿了睫毛,顺着脸颊,顺着鼻梁流进了嘴里。


  楷灿一只手伸向了仁俊的后脑勺,揉捏着他的后颈,嘴吮起了贴上来的薄唇,接着撬开了仁俊的牙关,逐步加深着这个吻。两人横冲直撞地光靠着感觉吸吮着彼此,嘴里都是彼此的味道,还混着泪水的咸味和淡淡的花香。


  窗外的月光和门外嘈杂的人声都刺激着神经,所有东西都朝着自己的方向流动着,可又仿佛只有这个空间定格了。


   纠缠着的两人的口齿间时不时地传递着磨人的低哼,还有不知谁说的一句∶“我爱你。” 


  失去自我的不止李楷灿。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