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威士忌的人

高三狗
阿西吧 取名字好难啊
上线随缘 为爱发电

【娜俊】威士忌(2)

严重ooc


不要上升哦(´-ω-`) 


意外纯情花花公子娜✖清冷迟钝浪子回头颜狗俊


#1


  可能是因为因为经常出入酒吧,罗渽民很会喝酒。毕竟泡妹子最直接的方法也就是喝酒了。烧酒估计能喝个四、五瓶,啤酒就不好说了,只要能上厕所,他能喝到李杰诺吐。


  可如果罗渽民的酒量有那么多的话,黄仁俊觉得自己能喝吐三个李杰诺。


  凌晨一点了,酒吧除了酒保和他们两人外只剩一桌烂醉如泥的酒客。年轻的酒保像个游戏里的npc,不搭话的话永远不会理你,只会默默擦着酒杯。


  渽民脸颊红红的,顶着一头粉毛快把脸都揉进仁俊的太平洋宽肩了。这个撒娇的样子着实像个粉嘟嘟且巨大的蜜桃,清爽不油腻。


  “学姐喜欢我……”


  “学妹也喜欢我……卖茶叶蛋的的大姐也喜欢我,打饭的阿姨也喜欢我,隔壁系的学长也喜欢我!”


  “连隔壁家的狗都喜欢我……”


  罗渽民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阵子,整个身子大半都靠在仁俊的太平洋宽肩上,差不多都环住了他。仁俊无奈,从小到大连爸妈都没敢跟他发过酒疯,可没想到被一个高中时期没什么交集的同窗拿走一血,而且从耳畔飘来的酒气都快把他弄醉了。


  说来,黄仁俊和罗渽民向来都不是一道上的人。


  一个手上常伴桌腿,另一个手上常伴小姐姐的香香手;一个是医生家庭,一个父母是开公司的。不过有一点很像,两人都学了医。


  高中时期因为圈子大不同,可以说没什么交集。不过万事都有例外,仁俊觉得他俩都是颜狗,唯几次的回忆都是互相招惹所致。


  仁俊歪头看了看渽民的脸,要不是这脸,谁会鬼迷心窍地跟过来?


  鬼使神差,渽民也歪头看了看仁俊,接着说了下去∶“谁都喜欢我……”渽民眼睛里都要流出蜜了,还直接侧身抱住了他,并趁机咬了口仁俊的肩头,仁俊蹙紧眉头,本能地推开了他。


  “差不多了成吗?”


  被推开的渽民索性把半张脸贴在吧台上,忽闪忽闪的眼睛转向了灰暗,“只有仁俊,只有你。”撒娇的语气逐渐转向了低沉,“不喜欢我。”


  仁俊送到嘴边的酒杯顿了顿。


#2


  早秋,夏季的热气还没有散开,午后闷热的天气磨灭着少年人最后的耐心。体育课还没结束仁俊就烦躁的回了班,擦了擦脑门的汗水,随手拿了瓶水就咕咚咕咚往下咽。却意外瞥到了角落里靠着墙睡得正香的罗渽民。


  黄仁俊有个发小,叫李东赫,从小时候就开始说仁俊是个俗人。说他见山是山,见海便是海,见小姐姐更是如此,说他这么没情调,一辈子都没办法谈恋爱了。仁俊没有否定,只是每提一次,东赫的脖子就能疼一周。


  可今天这么看,仁俊觉得自己果然是个俗气至顶的人。俗到,看到好看的崽崽路都走不动。


  栗色的头发被光反射出一线金光,可能是睡得不怎么好,渽民歪了歪头,抿了抿嘴唇,薄薄的嘴唇跟樱桃一样娇艳欲滴。


  仁俊挑了挑眉,不说别的,要不是是罗家的人可能他真的能带他玩玩。不过还是算了,堂堂黄仁俊是不会跟小少爷们混一起的。正想走开,仁俊狡黠地笑了一下,扭过头静悄悄地啄了一下渽民的唇就跑了。不管是不是女的,好汉永远不会错过美人。


  可渽民只觉得瞬间刺眼的阳光暗淡了下去,某个软乎乎的东西碰上了唇。渽民半挣了睁眼,发现一个穿水手服的少年偷亲完自己,头也不回的走了。


  ?


  白嫖?


  可他迷迷糊糊地也分不清是不是真实,转头就睡死了。


  梦里。是戈壁下的沙滩,海是浅蓝色的,罗渽民格格不入地穿着西装校服坐在椅子上,海风吹得他脑袋疼。


  不知怎么,那个少年再次出现了,穿着水手服走向了他。他坐在渽民腿上环上了他的的脖子。浅栗色的头发被风吹得一缕一缕翘了起来,他笑得淡淡的,阳光洒在脸上美好的不像话。


  渽民摸向了少年的后脑勺,帮他顺了顺头发∶“你是谁?”


  少年开口道∶“黄仁俊。”


  罗渽民觉得名字很耳熟,却没有问下去,继续捋着他的头发,问道“为什么坐在我腿上?”


  “因为你长得很漂亮。” 少年笑得更甜了,眼睛都弯在了一起。


  少年缩短了两人的距离,鼻子碰到了。他闭上了眼睛,渽民吻上了他。他们吻得如痴如醉,却不像成年人欲望尽显,他们像清晨,稚嫩又美好。


  周围的场景换了又换,午后的篮球场、昏暗的街头、最后定格在色调偏蓝的宿舍房间。他们吻了好久好久,时间刚好可以让一个少年动心那么久。渽民摸了摸仁俊的后颈肉停下了吻,少年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渽民恍惚间问道∶“你喜欢我吗?”


  少年又好看的笑了笑,没有正面回复他∶“专心点,娜娜。”说完便又吻了下去。


  渽民正主动踏向了禁忌之地,明明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可这一刻他只想拥有他。他懵懂稚嫩的性感撩拨着他的神经,渽民的手伸向了他的腰,抚摸着他细腻的肌肤。他把少年抱了起来压在了床上,开始吻他的颈,闻着他的味道细密地留下了一个个的吻痕。


  “罗渽民。”


渽民抬头看了看仁俊,他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渽民,上课了。”声音和脸渐渐和邻桌的胖子融合在一起……


罗渽民猛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全班除了自己都站了起来,三十多个脸蛋直愣愣地看着自己。


社会课老师挑了挑眉,“罗渽民,起立了。”


渽民感受着正胀痛的某个部位,满脸的无奈。


我哪儿敢啊。


——————————————————————————


渽民握住了仁俊的手,从仁俊的指间挤进了自己的手指,渽民把手举到了面前,在昏睡过去前,满眼疼惜地看着仁俊亲了亲他手上的胎记。


——————————————————————

本来这是篇为了开车的文。(防止客观原因造成流产)

设定急转弯,观众姥爷们轻点打(x_x;)

如果可以的话过段时间想继续原本的设定再开一次(♡˙︶˙♡)


   


评论(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