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威士忌的人

高三狗
阿西吧 取名字好难啊
上线随缘 为爱发电

【娜俊】威士忌(3)

年更up

巨大ooc

意外纯情花花公子娜X清冷迟钝颜狗俊

肯定会更完的 即使是年更

“早。”

“早。”

黄仁俊和李东赫面面相觑。仁俊正一只手撑着桌面,另一只握着巧克力牛奶时不时地往嘴里送。

李东赫看着他傻到不行的logoT恤和有点滑稽的格子睡裤,闭上了蠢蠢欲动的嘴巴,一面暗下决心,等黄仁俊嗜酒成性落魄街头还手无缚鸡之力,一定要把他领回家绑椅子上天天吐槽他的衣品。他把手里的资料堆在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到了仁俊旁边,还是忍不住弱鸡地问了一句

“你确定要穿着这身满学校跑?”

仁俊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某人拉我去听什么辩论赛,我能宿醉到30分钟前穿着睡裤来上课?”

李东赫突然不怕死了,捏了捏仁俊的脸蛋,“要不是某个颜狗见美人走不动道,我们能去聚餐?”

仁俊汗颜,还真是罗渽民那个妖物。坐在观众席远远都能看到他的好看的脸。仁俊扯了扯嘴角: “噗,这叫颜狗的胜利。”

对,好看的颜狗是不会输的,就是背一大老爷们回家让本就脆弱不堪的二十一世纪青年的膝盖又碎了一遍。

……

罗渽民到了下午才堪堪睁开了眼睛,抓着好像要爆炸的脑袋颤巍巍地坐了起来。小狐狸是到底哪路酒仙啊,跟个机关炮一样,洋酒敦敦敦往下咽,脸都不带红一下。

应该没说胡话吧。

渽民小少爷伸了个懒腰,身体软乎乎蓬松干燥,一看就是过了一遍水。他开始悠哉悠哉逛小狐狸的闺房。别说,一理工男的公寓真的是异常温馨,温馨到有点像女孩子的房间。满屋子的小盆栽和河马玩偶,还有和李楷灿的合影,茶几上还有盒……

噫,吃剩的草莓。

他最讨厌草莓了,不喜欢它满身的趣多多,咬下去还有一种诡异的截断感,在口中爆开的粉红色汁水血腥到诡异,尽管它清爽可口,却成了一种芥蒂。每一个特征都被放大,直至对这一事物产生完完全全的抵触。

人的意识是多么可怕。

突然没了兴致的渽民穿起叠在茶几上的衣服准备出门,渽民并没有留恋,他不要求自己爱屋及乌。

渽民掏了掏衣兜,把车钥匙丢在了茶几上,把吃剩的草莓丢进了垃圾桶,离去的步伐轻快欢乐,不由自主地哼起了小曲儿。

好久没有坐大众交通的渽民站在地铁里时突然有种活着的感觉,跟喝威士忌的时候一样,很诡异。地铁咚咚咚行驶在地上,能看到外面低矮的楼房和郁郁葱葱的树木,天很蓝很蓝,天际线也跟市中心不一样,好像是蓝的延续,是坐在跑车里看不到的风景,他靠在扶手处失神地望向窗外,迷迷糊糊决定了一件事情。

好像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都是诡异的连续,渽民宿醉了,渽民坐了地铁,渽民还交了女朋友。

在他进入校门的那一刹。

她是个非常会掐时间的姑娘,刚好掐在了他不想见女人的那个时间段,渽民想搪塞所有女人的时间段。她伸出粉红色信封的时候他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让人觉得晕车的味道,那个香水是叫黑鸦片吧。渽民仿佛能想象得到小姑娘在往信封上忐忐忑忑喷上去的一股心思,希望能被当成“女人”的粉嫩愿望。可这成熟的女香很明显跟刚成年的小姑娘不搭,就跟小女孩穿着妈妈的红色高跟鞋一样。她等着渽民的回答,看她逐渐泛红的脸颊,渽民本能般地握住了她的手,而这次不是陈辞滥调,他一改往日“铁壁”口吻,说出了那句:“要跟我交往吗?”

恋爱中的少女的世界是开着滤镜的,她看得到他盛开的微笑,感觉不到他眼中的乏力和逐渐冰冷的手掌。

渽民得逞了,没有女人找他,可也没有小狐狸找他。

坐了一周的地铁他再也不想感受到什么活着的感觉了,他宁愿灌自己一瓶詹姆斯威士忌缠着仁俊再被小狐狸臭骂一顿,也不要天天坐地铁跟这心思不纯的小姑娘待在一起。

渽民坐在学校食堂,百无聊赖地刷的手机,女孩坐在对面咄咄逼人地半威胁他把手机里其他女人的联系方式删了,渽民用铁筷子扎进了糖醋肉的内里,提醒自己不可以发火。

他早就把其他女人联系方式删了,连她的一起。渽民看着她气到泛红的脸颊,那吃剩的草莓老是跟她的脸重合到一起。

滑稽。

仁俊就是这个时候到的,住着拐杖,拿着渽民的车钥匙。

看渽民跟女人在一起,不知怎么,气不打一出来。老子都瘸了还来给你送钥匙,你这厮还是跟女人在一起,上次的酒吧那句话就全当狗屁吧,你也就拿小爷我当狗屁了。

仁俊愤怒的步伐总是跟想象中的走路带风不太一样,他一拐一拐的,还不太熟悉拿木棍支撑身体,走两步拄错了还得倒吸一口凉气重新来。

鸡窝头一样的脑袋可爱得渽民心脏漏了一拍。

他终于等到了。

渽民收起了手机,他的声音对她来说是从未有过的真挚“分手吧,楠楠,我不见女人了,也不想见你了。”

他离开的时候她没能叫住他,是因为只恋了一周的尴尬呢,还是因为她从未见过的迷恋的他真正算得上欢快的背影呢。在她看到渽民看向他的眼神时,她什么都明白了。

罗渽民可能从来都不是个博爱的人。


(罗渽民你个渣男!)

………………tbc

评论(4)

热度(54)